創新管理思維發揮律師化解社會矛盾的積極作用
發布時間:2012-04-28 13:11:50 作者: 來源:

  鄧 樂

  我國目前正處于經濟發展的黃金期,社會轉型的關鍵期,同時又是社會矛盾的高發期,解決和消除社會矛盾是實現社會和諧、穩定的基礎。正如胡錦濤總書記指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過程,就是在妥善處理各種矛盾中不斷前進的過程,就是消除不和諧因素、不斷增加和諧因素的過程”。社會矛盾的化解需要在法律制度的框架內以合法、理性、公平的方式去解決。作為職業法律人的律師是建設社會主義法治社會的重要力量,理應在參與化解社會矛盾工作中擔當重任。但是由于一些主觀和客觀的因素,律師參與化解社會矛盾的作用還不夠充分,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進一步發揮律師在化解社會矛盾的積極作用需要從健全制度、積極參與社會管理、提高自身素養、發揮律師職業優勢等方面來共同推進。

  一、律師參與化解社會矛盾的重大意義

  社會矛盾,是指“在兩個或更多社會主體陳述、想法或行動之間的不一致”。當前,我國正處于社會轉型的特殊時期,隨著經濟制度、社會結構、利益格局的深刻變革和調整,利益主體和價值取向也呈現多樣化的趨勢。因為各種利益碰撞而產生的社會矛盾日益突出,成為引發公共?;?,威脅社會穩定的主要因素。目前,我國的社會矛盾主要呈現以下幾個特點,一是矛盾主體由過去的公民與公民之間,變為公民與法人之間,公民與政府職能部門之間;二是引發群體性事件的社會矛盾增多;三是利益訴求的表達方式有走向極端的趨勢;四是許多社會矛盾錯綜復雜,處理難度加大。胡錦濤總書記曾經指出,“要把依法治國基本方略落實到社會管理各領域和全過程,善于用法律手段解決矛盾,依法?;と褐諶ㄒ??!閉獗礱魃緇崦芙餼霰匭臚ü戲ǖ那籃頭絞?。律師參與社會矛盾糾紛化解的工作從根本上講,是律師運用所掌握的專業知識和從業經驗對糾紛主體進行引導,為糾紛主體維權并疏導化解矛盾,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一)律師的職業使命決定律師是化解社會矛盾的重要力量

  《律師法》規定律師應當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維護社會的公平與正義。實現社會的公平正義是現代法治的價值原則,也是律師行業的職業使命。各種紛繁復雜的社會矛盾需要通過公平、公正的程序得到合理的解決,從而使各種利益能夠各歸其所,各歸其位。律師的工作過程實際也是解決社會矛盾的過程,律師利用自己專業的法律知識通過公開透明的程序,使各種社會矛盾能夠以司法、行政或者調解的途徑得以解決。從而有效地保障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最終實現公平和正義。由此可見,律師理應成為化解社會矛盾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

  (二)律師的政治職責決定律師參與化解社會矛盾責無旁貸

  我國律師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環境中成長起來的法律工作者,這一定位決定了律師不僅應當成為專業的法律人,更要擔當起神圣的政治職責。律師作為社會主義法律工作者要擁護黨的領導,維護人民的合法權益,維護社會的和諧與穩定。這種政治職責要求律師在化解社會矛盾的時候始終要把律師的事業與黨和人民的事業緊緊聯系在一起,必須講求法律效果、政治效果、社會效果的協調統一。律師在化解社會矛盾時,既要做好法律人,又要做好政治人,既要正確履行律師職責,又要以大局為重,努力維護社會的和諧穩定。發揮“穩定器”、“減壓閥”、“防火墻”的作用。

  (三)律師參與化解社會矛盾的優勢

  我國律師是社會主義法律工作者,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重要法治力量。律師相對獨立的社會地位決定了其在化解社會矛盾工作中具有獨特的優勢。

  1、精通法律的專業優勢。作為法律職業人的律師通曉法律知識,熟悉法律程序,擁有嫻熟的溝通技巧。這些職業優勢使律師在參與矛盾化解工作中,能夠及時地抓住矛盾的原因、性質、重點、并能夠依法參與化解矛盾工作,兼顧雙方利益,提出矛盾的解決途徑和善后事宜,從而有效地避免矛盾升級和激化。

  2、相對獨立的職業優勢。律師相對獨立的社會中介者身份能夠在政府、企業、個人之間起到溝通、平衡的橋梁作用。由于律師中立性的職業特征,律師容易得到矛盾雙方的信任,通過與當事人溝通和交流,律師依靠自身的法律知識優勢提出化解矛盾糾紛的方式、對策和建議也易于被當事人接受和認同。

  3、廣泛參與社會生活的優勢。律師的工作決定了其執業活動會涉及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服務對象是全體社會成員。律師通過具體的執業活動,能夠把法律法規、國家政策、法治社會的理念帶入到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之中,從而能夠提高社會成員的法治意識,推進整個社會的法治進程。對于預防和化解矛盾糾紛、促進社會和諧穩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二、律師化解社會矛盾面臨的困難和問題

  (一)制度不健全,限制了律師化解社會矛盾的作用的發揮。

  律師參與社會矛盾糾紛化解工作從根本上講是一種運用律師所掌握的專業知識和實踐經驗作引導、維權和疏導化解的工作。律師在化解社會矛盾中主要面臨兩種矛盾,一是涉訴矛盾,這類矛盾已經進入法定程序這一預設軌道,不再是絕對排斥性糾紛,最終理性的結果會讓矛盾壓力得到釋放,讓當事各方定紛止爭。律師在化解此類矛盾的有相應的實體法和程序法做支撐,律師化解此類矛盾作用得到充分發揮。二是非訴矛盾。如群體性事件、突發性事件、群眾上訪、損害公共利益社會影響比較大事件等。但由于律師參與此類矛盾化解機制不完善,律師在化解糾紛的工作中存在主體資格不合法、程序缺乏正當性、政府職能部門支持力度不夠等問題。參與化解矛盾的人員、經費、場地、設施、時間等方面也得不到落實。因為缺乏制度上的支持,律師在參與社會矛盾糾紛化解工作不到位、不穩定、效果也就很不理想。

  (二)監管不到位,律師的行為難以得到有效監控。

  目前,我國實行兩結合的律師管理體制,即司法行政機關的行政管理和律師協會行業管理相結合的律師管理體制。律師的工作行為主要依靠律師行政管理機關和律師協會進行監管。但是,由于律師的職業具有很強的自主性和流動性,加上參與化解的一些社會矛盾,如群體性事件,突發性事件具有突然性、不確定性和難以掌控性等特點,律師參與其中行為隱蔽,難以掌握。律師管理部門對律師在參與化解此類矛盾的行為的監管也就無法準確到位。

  (三)職業形象不佳,律師化解矛盾遭遇信任?;?。

  律師在參與化解社會矛盾時,其行為?;嵩獾街室珊筒恍湃?。一是,有的律師的不當行為不僅沒有利于矛盾的化解,反而激化了矛盾,使矛盾升級。如在某些群體性事件中,個別律師扮演鼓動者、煽動者的角色,鼓動和教唆當事人無理上訪、違法游行、靜坐、請愿,擾亂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不僅沒起到解決矛盾的作用,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激化了矛盾,破壞了和諧穩定的社會局面。這種不良行為也對律師行業的聲譽造成了嚴重影響,降低了律師的社會公信力。二是部分群眾對律師的認知度存在偏頗。對律師的印象還停留在“唯利是圖”“為壞人說話”等一些錯誤的思維中,對律師的正常工作行為存在抵觸心理,不能積極配合律師去化解矛盾,解決糾紛。

  (四)權益無法得到保障,律師參與化解矛盾的積極性不高。

  中國社會已進入矛盾沖突的多發期,近年來,因為各種社會矛盾引發群體性事件呈上升趨勢,根據相關資料統計,1993年到2009年,群體性事件從8709起上升到了90000余起,這類事件對社會的和諧與穩定構成了極大的威脅。但是,在對群體性事件的處理機制中,一些政府部門依然沿用著傳統的行政管控模式,不同程度地輕視甚至排斥律師的作用。有些地方政府將律師介入群體性事件視為和政府對抗,動輒采用不理性和非法的方式對律師的執業行為予以限制。律師參與群體性事件面臨較大的風險,甚至連個人的人身權利都得不到保障,很多律師出于防范風險的考慮,不愿意受理群體性事件。另外律師參與化解社會矛盾的工作基本屬于無償的義務行為,這對于已經實行市場化運作的律師行業來說也難具有吸引力。

  三、多措并舉,發揮律師化解社會矛盾的積極作用。

  (一)健全制度,促進律師參與化解社會矛盾的作用。

  1、激勵機制。政府對律師參與社會矛盾化解工作給予相應的物質補償。上海在這方面已經做出了有益的嘗試,即政府直接和具體的律師事務所合作,購買特定的律師事務所的服務,支付給律師事務所一定的費用,律師事務所負責轄區內法律咨詢、法制講課、調節民間糾紛、信訪等工作。政府參照律師服務收費政府指導價的標準,根據每一個案件的實際情況和評審結果,對照購買法律服務協議書的約定,采取以服務時間計算和以案件情況包案計算兩種方式結算服務經費。對于一些容易出現大規模群體性事件的工作,如土地征收、房屋拆遷、企業改制等工作則根據工程大小和難易程度來估算律師事務所法律服務費用。上海已經有專門的律師事務所從事此類工作,如“上海新閔律師事務所”、“上海天一律師事務所”等。該項工作主要采取政府委托、協會運作、法律服務機構提供服務、司法行政機關監管的方式進行。此種模式有利于提高政府的執政效率,提升律師的社會價值,預防化解社會矛盾,從而促進社會的和諧有序的發展。

  2、重大事項報告制度。律師在執業過程中如代理涉外案件、社會影響力廣公共事件或者容易引發群體性事件的案件。律師應及時上報律師事務所,并由律師是事務所上報給律師管理部門進行備案。律師事務所對律師在代理此類案件的行為應及時追蹤,防止因律師的不當行為而產生不良的社會影響和后果。

  3、懲戒制度。律師在矛盾調解過程中如果有挑唆群眾越級上訪、聚眾鬧事,參與礙公共秩序的行為。律師管理部門應視后果的嚴重程度,對律師的不當行為進行懲戒。懲戒種類主要包括口頭警告、通報批評、暫停執業直至吊銷其執業證書。 

  4、榮譽宣傳制度。律師管理部門對在化解社會矛盾中工作業績突出的律師應給予表彰獎勵。律師管理部門對通過業績定期考核制度,對律師工作質量進行動態監測,對工作出色的律師或律師事務所予以表彰獎勵。在評選優秀律師和律師事務所時,應將律師參與化解社會矛盾的工作作為評優的重要參考依據予以考慮。榮譽宣傳機制一方面肯定了律師的工作價值,提升了律師的個人形象;另一方面也能夠激勵更多的律師參與化解社會矛盾的工作中。

  (二)參政議政,鼓勵律師參與立法與公共政策的制定。

  目前我國的一些法律和政策在制定過程中由于參雜了部門的利益之爭,導致立法不夠科學,滋生“立法腐敗”,這些法律和政策在實施時候不僅不能夠促進社會和諧的發展,還導致一些社會矛盾的產生。律師作為相對獨立的個體在參與立法的過程中,能夠做到相對中立公平。律師同時還是法治建設的實踐者,其擁有的專業根基和實踐經驗使他在參與立法和對公共政策制定中能夠發揮其職業的專業性、社會性和公益性的作用。律師在面對繁紛復雜的社會關系和利益沖突時,能夠用法律的眼光觀察社會、判斷得失、辨析是非,對各種利益沖突作出符合社會正義的選擇。律師參與立法有利于提高立法質量,有利于推進民主法治的進程,有利于從源頭上預防和化解社會矛盾。

  我國律師參政議政的途徑主要有以下幾種,以人大代表身份直接參與立法;接受政府委托起草法規草案;擔任政府法律顧問提出各項法律意見。據有關資料顯示,我國已有3000余名律師擔任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和政協會議的委員,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中律師的數量正保持穩定增長態勢。在當今社會,理性的決策程序、對政府行為及其效果的計算、對利益多元化的認知以及利益沖突的權衡選擇,都需要內心公正且業務嫻熟的立法操作者提供科學的規則。被稱作“公共立法中的第三方身影”的律師在參與立法與政府決策中的作用將日將顯現。

  (三)建立專業委員會,律師在參與化解社會矛盾中形成合力。

  我國的社會矛盾呈現出錯綜復雜的態勢。律師難以獨自擔當化解社會矛盾的重任。所以,整合律師資源,組建專業化和團隊化的律師隊伍極為重要。律協作為律師的直接管理者應擔負起整合律師資源責任。如陜西省律協已成立了“三農”專委會、刑事專委會、未成年人?;ぷㄎ岬?2個專業委員會。律師可以根據自身興趣愛好及業務特長加入了不同的專業委員會。此舉一方面有利于提高律師個人的業務能力;另一方面,當相關政府職能部門出現社會矛盾需要專業的、高質量的律師法律服務時,都有相應的律師團隊與之相呼應,共同參與化解社會矛盾的工作。

  (四)建立“所所合作”制度,提高基層法律服務所工作質量。

  基層的司法所與律師事務所本著緊密協作,共同發展原則開展合作關系,簽訂協議共同為所在轄區的居民提供法律服務。此舉不但能推進當地司法所開展規范化建設、促進基層矛盾糾紛消除化解,而且還有助于結對律師事務所進一步開拓案源,提升服務社會能力。 2007年廣州市164個司法所與283家律師所簽約合作,成為這一工作模式的首個實踐者。隨后,成都、北京、福建等省市也紛紛開展了所所合作工作,收到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五)積極參與普法活動,提高全民的法制意識。

  律師在參與法制宣傳的活動中一方面要針對社會的普通大眾,使他們能夠知法、守法、懂法、用法。在生活中遇到矛盾糾紛的時候,能夠運用法律的武器來?;ぷ約旱娜ㄒ?,而不是使用非理性的手段來解決問題。另一方面律師要對政府職能部門的工作人員進行法制教育,優化執政理念,提高執政水平。促進政府部門依法行政,避免因為因粗暴執法,無序執法而引發社會矛盾。此項工作,考慮律師群體分散性的特點,宜以各級律協統籌,以資深律師主打,全體律師參與,結合不同熱點,遴選特定區域、行業或者專業,集中宣傳,形成長效機制,以有限的人力物力爭取宣傳效果的最優化。

  (六)加強自身修養,提升律師的職業形象。

  律師在參與化解社會矛盾的工作中,尤其是一些敏感性、容易引發群體性事件案件的時候,一定要做到恪盡職守,嚴格規范自己的言行,樹立理性、中立、公正的職業形象。律師在依據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為群眾提供法律咨詢服務的同時,應有針對性地開展思想教育,做好解惑釋惑、疏導情緒、調節矛盾的工作,引導群眾選擇合法、適當、理性的解決爭議的路徑和方式。律師應當加強政治責任感和大局意識,積極化解矛盾糾紛,維護社會穩定,力求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贏和統一。

  我國目前正處于社會矛盾的多發期,法律是化解矛盾、解決糾紛的利器。律師作為社會法治建設的重要力量當不辱使命、積極作為、為化解社會矛盾,促進社會的和諧發展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為最終實現社會的公平正義而努力奮斗。

  (作者單位:黑龍江省法學研究所)